北京文藝廣播專訪“十大最受市場歡迎的紀錄片榜單”

2021-10-6


新年伊始,由中國廣播電視平臺、主流視頻網站提供數據,京商機構隆重發起的“2020年度十大最受市場歡迎的紀錄片榜單”,推薦推廣了年度市場表現較好的一些優秀紀錄大片,引起較好的社會反饋和關注,多家媒體來電咨詢訪談,以下為北京文藝廣播專訪京商紀實榜單的現場實況文字紀錄。新年珍藏:2020年度“十大最受市場歡迎紀錄片”出爐!


主持人
米夏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
專訪嘉賓

王文峰 資深發行人
北京京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馬桂生 紀錄片導演北京京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制作總監
直播地點

北京廣播電臺直播間北京文藝廣播 主持人米夏

北京京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王文峰


北京京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節目制作總監馬桂生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我首先問問文峰,這些特火的紀錄片大家歡迎的都有哪些,然后我們是怎么評出來的,參考了哪些數據?
王文峰:各位聽眾大家好,這個榜單也是我們結合了廣播電視臺和新媒體網站兩個信息來源,綜合性地統籌出來的。首先網絡端選出的十大最受歡迎紀錄片是各大視頻網站一年以來在網站上面點播量和受觀眾關注度比較多的片子。說是十大,但因為我們的名額有限,這里面也有很多優秀的片子沒辦法排上,因為畢竟每個網站只有兩個推薦的名額。
另外廣播電視這一塊的十大最受市場歡迎紀錄片也是綜合各個地方電視臺播出的反饋比較好的節目和我們幾個主流的發行機構在市場發行相對較多的節目,兩個綜合性的排名得來的。
這里面比方說《大唐帝陵》,它是很有意思的一部片子,也是國內第一部用三維動畫加泥塑做成的紀錄片。
又比如《王朝:狐獴特輯》,它是BBC出品的類似于《動物星球》的一部節目。片子以動物之間氏族王朝的變更為主線,而且是用完全擬人化的手段來呈現的。
另外像《風味人間》,那是陳曉卿導演團隊制作的一部美食的盛宴。其實這幾年對于相關美食節目的反響還是蠻多的,所以我們做出這么一個綜合性的榜單,也是比較貼合市場需求和觀眾需要的。

對于相關時政類題材的節目,尤其是體現正能量的節目,當下也是蠻受歡迎的,像在我們榜單里邊也有跟當下時局緊密相關的《解放之戰》。
另外,像我們推的《劉銘傳在臺灣》也是這個類型的片子,它正好跟這兩年的臺海局勢有一定關系。在協助導演推這部片子的時候,我也是重新學習了一遍。劉銘傳作為一個安徽人,他從晚清的官場到臺灣去拓展這孤懸在海外的一塊孤地。他是怎么樣和當地融為一體,又是怎么樣把這個地方發展起來,把它真正變成我們的寶島,變成我們海疆很重要的一環的,這也是蠻有意思的一個事情。從中也可以看出,一些歷史我們已經了解,但這些歷史里面很多真實的細節是值得我們去深度學習和交流的。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其實在文峰發完這個十大最受市場歡迎紀錄片的榜單之后,我就自己點進去看了樣片。我當時就被深深的吸引,覺得這個東西怎么這么好,而我之前都不知道。這就是紀錄片給大家的一種感覺:紀錄片的價值價格悖論,它這么好,可是價值并沒有在市場上得到體現。 今天要來我們節目的,本來還有資深紀錄片人陳欽先生,但因為臨時有事沒能成行。陳欽先生準備了一個專訪提綱,他這里面的很多語言深深的打動了我。我給大家念一下,陳欽先生這樣寫道,他說紀錄片價值和價格的悖論是這樣的,水非常有用,但很廉價,鉆石沒有用,卻很昂貴,紀錄片很有價值,但價格卻很低。(紀錄片價格價值悖論最早由中國教育電視臺陳宏老師在2007年提出,十多年過去了,這個悖論今天依然如是。)我們兩位所在的京商機構十年來一直做著一件事情,就是尋找體現凸顯和提升紀錄片的價值。但是說起來讓人覺得有點唏噓,我們是國內十多年來還唯一活著的專業的紀錄片運營機構,這些人真的是在這兒堅守,因為知道它的價值,然后因為自己有這樣一份情懷,所以文峰做著這樣一個為紀錄片宣發的工作。接下來咱們就說說紀錄片的價值,它究竟在哪兒?
其實我覺得陳先生的另外一句話也特別打動我,他說紀錄片是世界的語言,最容易讓全世界的人都了解,最容易在全世界傳播。他說人類文化思想的記載傳播最早的是部落結繩而治,相傳早期一個部落通過一個繩子就心意相通可傳遞全年事件信息。到后來,就出現口口相傳的語言,再到文字語言出現,文字出現后到現在是視頻語言,也許未來還將流行其他語言如VR語言等,無論如何,紀錄片在目前的視頻語言中相對于任何影視語言最真實,因此紀錄片的真實屬性也決定了紀錄片為歷史存真這一最大價值所在。不僅于此,紀錄片固有的思想性,也更容易進行跨文化傳播交流,作品更具生命力獲得觀眾認同。因此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將紀錄片認為是塑造國家形象的重要工具,甚至將其納入國家意識形態安全、國家戰爭層面進行戰略層面的頂層設計。盡管紀錄片在中國,目前市場還不景氣,但是,紀錄片既有真實性、思想性、知識性、呈現出來的長尾效應,必然會在信息流網絡的大視頻時代日益凸顯出來;紀錄片還是大有可為的。 今天我們還邀請了一位紀錄片導演,馬導,您拍攝紀錄片十多年的時間,跟我們說說您心中的紀錄片的價值。馬桂生:紀錄片最有價值的地方,我覺得是它基于真實的素材。我們都知道電視節目的傳播有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的傳播就是情緒的傳播。首先,人們看到一個電視節目最先接受的是它的一種情緒的傳遞,這個在一些自媒體的作品上更為突出。比如說一個簡單的事故,如果給它加入了類似于“豪車”或“富二代”這樣的一些敏感詞匯,它就很容易激起人們的評論和關注,這就是一種很明顯的情緒傳播現象。
電視節目第二層的傳播,就是一種觀點的傳播,這個就比情緒傳播的層次更深了。一個片子的觀點可以通過這個片子的邏輯架構、鋪墊方式,或者講故事的方法來體現。
電視節目第三層傳播就是一種價值觀的傳播,我覺得這是一個電視節目的終極目的和目標。我們作為媒體工作者,就希望通過自己的作品來傳遞一些正確的社會價值觀。
紀錄片就是基于各種社會本身的現象來創作的,它的素材全部來源于真實,這種真實性就為其價值觀的傳播提供了一個非常牢靠的基礎,這是其它影視作品所不能夠體現的。我們常說一句話——真實即為力量,我覺得紀錄片它最大的價值就在于它的真實。紀錄片里所呈現的各種史料檔案,將來也會為我們后世的人追溯歷史,提供一些寶貴的資料,這個是它的最可貴的地方。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我在這插一句,陳欽老師寫的,他說紀錄片因為它相對真實性、客觀性、故事性、可視性,比虛擬的電視劇和娛樂節目更容易進行跨文化的傳播,也更容易獲得觀眾的認可。剛才馬先生也說了,我們傳媒作品有傳播情緒、觀點、價值觀三個層次,而最后一個價值觀的傳播是層次最高的。
人生其實有很多種可能性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我們這次評出來的榜單里有很多紀錄片,尤其是關于疫情的,讓人看了之后會唏噓,咱們跳過疫情,先說一下《一義孤行》,這個片子特別吸引我。王文峰:我有看過一些導演的交流,這個片子我覺得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導演的一句話:“寧可死在路上,不要死在床上!
看完了這個片子之后,我最大的感觸就是帶到我自己身上。
我今年剛40出點頭。我在40歲的時候也做了我人生很重要的一個決定,離開了工作了10多年的國企,離開了一個相對算是還不錯的一個崗位。當時我的感覺就是我已經40歲了,趁著現在還有勇氣的時候,我要勇于去選擇一些東西,不要等到若干年以后,我再反過頭來問自己,當初你有選擇機會的時候,你為什么不選擇?
其實這個事情再回到我們人生也一樣,你什么時候上路都不晚,不管你是去旅行,還是去學一個東西,還是去干點什么事。我看這個片子最大的感觸就是主人翁敢于挑戰自己,不給自己設上限,而且不要給自己預設太多,不可能和可能的事情。只要你走出去,只要你勇于去嘗試一些東西,去感受喜馬拉雅的山麓,去感受雪域高原的雄風,去感受在路上這種風餐露宿給你帶來的感覺。這個過程往往比結果更要重要得多。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其實文峰在準備材料的時候,他寫了點文字很打動我,其中有這樣一句——就是你剛才說的那句話——寧可死在路上,絕不死在床上。
都說40而不惑,可是人能到這個不惑的境界又有多難呢?當我們規劃著退休和養老,暢想著等什么時候條件都具備了,去做什么事,可誰又知道生命到底有多長呢?假如此刻我告訴你,不必考慮錢,不必考慮資源,不必考慮時間等等一切客觀因素,去做那件你最想做的事,你能立刻說出它是什么嗎?還是已經忘記了最初的理想,不如說,或是從來也沒有想過它是什么。這是文峰看過這個片子之后自己的一些感受,也確實通過這樣一部紀錄片,我們知道人生其實有很多種。
是的,我們生而有涯,我們可能被禁錮,可能跳不出來。但是通過紀錄片里真實的人生,你會感受到另一個生命力量對于你的照輻和激蕩。它不是文學作品,它是真實發生的事情,這就是紀錄片的價值。

當代醫生的大音希聲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中國醫生——戰疫版》也是我們上榜的,雖然排名不分先后,大家還是不約而同的把目光聚焦到了這部片子上。
王文峰:在2020年年初的時候突然遭遇疫情,當時舉國震驚。也是在大家面臨這么大突發事件的時候,這部片子真正反應了我們國家對于抗疫戰爭的重大決策,體現了國家對疫情的重視。作為一個平時可能并沒有被很多人關注的群體,醫生在這個時候毅然決然地沒有任何顧慮地站了出來。尤其在網絡端,這幾年對于醫生的評價是屬于毀譽參半的,既有很多人表揚,也有很多人認為當下的醫生冷血,認為他們只顧開各種高費用的藥,也只顧開各種各樣的檢查單。但是大家都沒有回過頭來想想,醫生也罷,我們自己也罷,或者說老師也罷,他只是一個工作者,他要養家,也要面對生活的壓力。到底是什么樣的原因造成了我們對他們的誤解,或者造成了我們看到的一些認為所謂不正常的事情?

在這部片子里邊,它回答了我們剛才提到的很多問題。有一個細節特別重要,某一個醫生要給病人做手術的時候,他思考了良久,因為這個手術確實是有風險。從他職業道德,從他加入醫生,宣誓的那一刻起,他就要直面這份風險,而且這并不只是代表他自己,他代表的可能是整個家庭、整個行業去做這個事。他反復盤桓良久,還是如實去跟家屬做了交流溝通。醫生的細節刻畫非常到位,我還是蠻感動的。
我們只有在自己面臨同樣場景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真正到那個時候,你所認為的平時對你苛刻要求,對你冷眼旁觀,包括你去問診的時候對你態度不好可能是什么原因。你真正到醫院里面沉浸了幾天,你就會發現他們為什么會那樣。
我看過一個數據,就近幾年的兒科醫生已經在不斷的流失。真正大學畢業之后,還能夠留在整個醫學行業的人,相對于我們整個大學生的畢業率而言是偏低的。所以國家這幾年也是蠻重視這個事情的,不管是之前搞的鄉村醫生培訓計劃,還是現在搞的針對西部的醫生支援計劃。國家現在對于公共醫療體系的投入不斷加強。醫療這個行業確實是需要我們更多人去關注,更多人去理解。

其實感同身受,將心比心,看起來容易,做到不容易。每個人家里邊發生病故的時候,到醫院都會很著急。但反過頭來想想,我們作為一個個體去面對醫生,你可能是覺得事情很著急,但醫生有他專業的判斷,他一天可能面對好幾十個這樣著急的事情。將心比心,我們處在那種情況下,我們能夠用很平和的心態去對待每一個患者嗎?所以我對這部片子最大的感觸就是大音希聲,他們做的事情很多是我們看不到的,我們看到的往往只是最后一個結果而已。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文峰在準備材料的時候,我看您還說到了,雖然這部片子有很多讓人動情的地方,但是創作者在拍攝和剪輯的時候還是保持了冷靜和客觀,避免過度的煽情,然后通過一個個治療過程中的個案的展示,鼓勵人們堅強的去面對疾病。它展現了這一種文藝創作的態度和溫度,它本身的課題也是完全真實的。 馬桂生:是這樣,剛才王老師說得非常到位。在紀錄片的制作過程中,一個職業的展現,或者說一個人物的樹立是有一些方式方法的。這個片子它也是很有章法地去呈現了它想要的東西。我覺得它一些細節的真實記錄,才使這個片子表現得很到位。它能夠把醫學工作者不容易的地方,還有他們的日常、他們的情緒、他們所面臨的各種困境、困惑,都能夠傳神出來,這個是我覺得這個片子成功的一個方面。這個片子很好地把握住了這種細節的描述,同時還有一份理智和克制,這個分寸其實是很難拿捏的。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我有一個朋友叫吳夢生,他說我個人感覺紀錄片需要一定的文化素養,看紀錄片跟讀書一樣,閱讀習慣需要培養,看紀錄片也需要培養習慣。
看到這句話,我們的兩位嘉賓都在點頭,一會我要用吳夢生的這句話問問二位,我們怎么能夠關注紀錄片,享受到紀錄片的好?咱們首先說我自己很喜歡,然后文峰也很推薦的一個紀錄片,叫《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這紀錄片哪好?
王文峰:我先簡單的提幾個數據,大家可以參考一下。整個地球上有30多萬種植物,有1/10是長在中國。 另外為了拍這部紀錄片,整個創作團隊是花了三年的時間,走訪了27個省份和7個國外國家,動用了133個攝影師,拍攝了主要的21個科、28種植物。這些數據看起來有些冷冰冰的,可能大家沒有什么感觸。我再給大家說一個小案例,為了拍塔黃開花的這么一個瞬間,一生只開一次花,團隊在喜馬拉雅山上守候了前后大概兩個月的時間,很難拍到,因為它是根據降雨氣候、當地的溫度,隨時可能開花,而且開花就一瞬間,時間很短。另外我再說一個小趣事,我們是2019年年底接手這部片子的宣傳推廣。我當時跟我們家5歲多的娃說這個片子,他就覺得很奇怪,說為什么你每天回來都跟媽媽說這個片子。他有一天在看愛奇藝的時候看到了《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看了預覽,然后就逼著他媽媽專門在愛奇藝給他開了一個季度的會員,就為了看這個片子。每次看的時候,他還拉著我跟他一起看。在做紀錄片的幾年里,我覺得最大的收獲就是能夠跟孩子找到共同語言,我陪我們家孩子看了《水果傳》,看了《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看了《水下中國》,看了很多優秀的片子,而且看的時候孩子會看的很認真,就像看動畫片一樣。兒童的視覺角度跟成人的視覺角度是不一樣的。我們知道學齡前兒童對很多東西是沒有太多的判斷和認知的。在看的過程中,他就是很簡單很純粹,覺得畫面很美,能夠給他傳導很多他認為很舒服的東西。據我了解,在我兒子他們幼兒園,包括他今年剛上的小學,《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已經實力圈粉了很多人,很多孩子確實很喜歡。我跟導演在幾次溝通的時候,包括導演還特意參加了幾次相關的論壇,他都提到說很多小朋友包括中學生也評價說這部片子很好,畫面很美。 要不我們怎么說紀錄片是世界語言?紀錄片最容易在全世界傳播,而且和你的年齡層及文化背景都沒有太大的關系,沒有屏障,你看了就會喜歡。藝術沒有國界,也沒有年齡的限制!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真的沒有。獼猴桃一開的那一刻,我立馬覺得舌底生津好酸的那種感覺,那個細致,那個精心,想想主創團隊,他們可以兩個月等一次花開,他們是不是用我們今天最流行的工匠精神在打造一部片子,是不是比5毛錢的特技要更加的精純?我不知道作為資深紀錄片導演的馬先生,怎么看《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這部片子?馬桂生:這的確是個精品,剛才王老師也提到了一組數據,這些數據代表的是咱們紀錄片的一個進步。它進步在哪兒呢?首先我認為這是一種技術的進步。一些視角包括一些特殊畫面的呈現,它少不了這種現代技術的支持,這在咱們行業內是有深刻體會的。新的設備、新的拍攝手段,都是在隨時地更新換代和升級。第二個進步就是一種制作理念的升級換代。我覺得《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更加像一個資料匯編類的節目。因為現代人的生活都是快節奏的,所以有的時候你去做很多鋪墊,人們可能來不及,或者說沒有興趣聽下去。這時候你就需要把片子也做成這種節奏,才能符合人的觀念和理念。如此形成的快節奏切入主題的形式,也是一種理念的更新。第三個進步就是視野的開闊。剛才王老師也提到了這個片子的時空跨度很大,其實這個也是現代紀錄片的一個趨勢。我一直認為中國人如果要下決心做某件事情,就一定能做出精品來,這是中國人的一個特質。其實在片子當中也是這樣,只要我們認真確立一個目標,確立信心去做好一個東西,到后面肯定是會有結果的。這個也是我們紀錄片制作的一個新的趨勢。我覺得這些都反映在現在的很多片子中,以《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為代表,很多咱們片單中的紀錄片都體現了這種趨勢。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關于這部紀錄片,我們在整個宣推的過程中,文峰還做了很多。我昨晚上在網上找《影響世界的中國的植物》的時候,我發現都是免費的,真的。你現在看一個好的節目,是不是得買一個會員,而紀錄片很多時候你唾手可得。這么寶貝的東西,你竟然不花錢就可以看到。我在東南衛視看的這還不是第一輪。是吧? 王文峰:《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首輪播出是在央視,然后第二輪是在咱們的北京衛視播的,播完了之后整體反響不錯。這個片子在制作的同時,也是找了很多專家學者做品牌背書,如找了中科院的曾孝濂老師,找了登山家王石先生,另外還找了董卿老師,做了很多版的宣傳片。我們在往電視臺推的同時,片子的導演團隊也很給力,他們做了很多的物料。片子一共10集,而每一集的宣傳短片就有五六集,加起來有個五六十集的宣傳短片。片子在播出時我們也統計過,在豆瓣、在微博,包括在微信端,它的熱度在當時應該不次于某一檔網綜的熱度。這一個偏冷門一點的植物類,自然科學類的節目,能做到這么一個傳播的熱度,包括能做到這么好的一個口碑,真的也是出乎我們和導演的意料。很多電視臺的老師們也很認可這個片子,但這又回到了我們剛開始說的價值跟價格市場之間的悖論。電視臺老師就覺得這個片子很好,但是希望不給錢你能給我播,或者說我希望你以很便宜的價錢給我播。但導演團隊就覺得我們付出了這么大的投入,要是沒有收益,我下一部片子是沒辦法滾動發展起來的。所以從實際市場的反饋跟這個片子投入對比來看,客觀的說一句,我們的紀錄片市場目前還不是一個完全成熟的紀錄片市場。 從現實反饋來看,我們跟很多臺的老師也都做過溝通。他們中間只要是采購了我們的節目做過播出的,反饋都很好,而且說播出的時候是全家人是一起看的,真的是老少咸宜。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就是這么好的東西,我們要的時候說能不能免費給我,這是我們消費習慣的一個問題。比如說很多平臺我們是不想充會員的,因為我們享受了原來Free的狀態,我都可以隨便看,你為什么要錢呢?但是真的時代不一樣了。紀錄片制作人陳欽老師今天沒來,但是他的稿子里是有這樣的訴求的,說這么有市場價值精心制作的紀錄片,有的竟然在免費贈播,這樣的狀況應該改變,否則紀錄片很難有真正的高質量發展,長此以往,紀錄片導演的勞動價值尊嚴得不到體現,紀錄片作品得不到市場應有的尊重,沒有市場價值驅動,這個行業從本源上來說是很難進一步提升市場價值了。 這是一個紀錄片人,他的一種真情流露,一種唏噓和遺憾。我有情懷我可以堅守,但是如果這么玩下去,很多人就守不住了,因為還得生活。

這部紀錄片發行了之后,我們還做了一些衍生品,比如說還有書籍的出版是吧?王文峰:這部紀錄片在電視端和網絡端播出的同時,創作團隊是還做了一些相關的衍生產品的開發。比如說他們出版了一本畫冊,一本專業的圖書,還出版了一本科普圖書,幾本書反響也不錯。我們目前還在跟另外一家高等教育出版機構做接洽溝通,準備做一個針對大學生的科普課件,包括想把這個片子里邊的很多內容摘出來,做成一個植物學的入門教材。其實您剛才提到的一點很好,怎么樣去做衍生品的開發?我們在這兩年做節目宣推的同時,也是在積極拓展這個渠道。像以我們手上現在運營的一個IP《口述中國》為例,這個節目本身是一檔日播節目,但它在之前播完了之后,沒有做很好的運營推廣。我們接手之后,根據片子里人物的屬性和重要的時間節點,又做了二次策劃包裝,包括在同時還跟一些出版機構合作。關于這個選題,我們還拿到了2019年的北京市文化產業基金的支持,出版了音像制品,其中主要呈現的是關于改革開放的人物的報道。另外,我們也跟全國政協文史委的《縱橫》雜志在合作《口述中國》欄目,做一些人物口述的連載來提升它的傳播面,提升它的傳播覆蓋度,從而進一步拉動節目本身在電視端和媒體端的傳播。所以除了單一的經濟價值之外,我覺得很多好的節目如果沒有一個很負責任很用心的團隊投入去做運營,真的在央視或者在省臺播出之后,就束之高閣了。很多導演他本身是沒有專業的人去給他做推廣的,加上全國有這么多的平臺和電視臺,這個工作確實是很費心、費力的。術業有專攻!剛才米夏老師提到為什么我們這個團隊要做這個事情。我們這個團隊堅持十年很重要的原因,除了所謂現在市場上提到的什么初心也好,夢想也好,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確實是真心喜歡紀錄片,也是真心熱愛紀錄片。陳老師今天因為有事沒有來,陳老師在幾年以前,他還參與了一部紀錄片叫《熱愛紀錄片的人們》,就紀錄了很多對這個行業有感情,愿意投入,甚至投入了一輩子的這些人。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對,陳老師今兒沒來,如果來就能講很多故事。他說過看到他的那些同仁們,進山拍紀錄片一個月都不能洗澡,很辛苦。他們拍的片子特別感動人心,可是后來很多人就默默無聞了,付出和回報如此的懸殊。我覺得作為這一端的我們——受眾,有的時候應該想,我們就應該為他們買單。很多時候你花了錢你才會看。那天苗棣老師來了說我在家看電影,有的時候就溜號,但是在電影院里花48我都看完,因為這錢我花了。你看抱團出去參團游的那個,苦我也得吃,因為我為這苦我付錢了。所以說紀錄片咱們是不是適當地多給它們買單。沒錯,如果你真喜歡一樣東西,不管是有形的資產還是無形的資產,你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你才會真正去珍惜它,這是回到人性的本身。如果所有的東西花不大的代價,你都可以在沒有任何成本的情況下獲取,你會真的重視它們嗎?另外從產業運營的本身來講,導演他沒有收入,發行也沒有收入,這個產業怎么能夠支撐下去呢?你再想看好的紀錄片,抱歉。你不能成為無源之水。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時間的關系咱們再放一個,這個也特好玩。這個叫《此畫怎講》,是“95后”最喜歡的一部紀錄片,也上榜了。
這個是現在比較流行的短紀錄片,一幅畫可能被分成了幾個部分,而且每一集片子也就三四分鐘這樣的一個體量。王文峰:這個片子很有意思,它實際上也是一個紀錄片的創新,一次破圈之旅。它把原來我們認為很嚴肅很高端很高雅的紀錄片,變成普羅大眾都可以接受的形式,而且可以加入rap,加入吐槽,加入彈幕等等很多新鮮的元素,連“95后”、“00后”也被實力圈粉。我也跟您剛才說的《此畫怎講》的策劃團隊有過交流。他們其實也是看著鬼畜視頻和日漫長大的一代人,他們就覺得我們既然有這么優秀的內容和這么好的文化功底,為什么我們做不出來讓新生代、讓這一代都喜歡的節目呢? 米夏老師提得很好,怎么樣用新的手段去俘獲你的用戶?對于市場價值和價格背離的問題,既有市場的因素,反過頭來,我們從業者也要想應該怎么樣去適應市場,而不是一味去迎合。你要去引導加適應加形成一個新的商業模式,《此畫怎講》就做了很好的一個范例。它里邊一個很短的故事,就把當下的很多熱點都囊括進去了。比如里面的某一個侍女說的,家暴只有0和1萬次的區別,這就很有意思。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對,很多時候會讓你會心一笑。你發現生活中的槽點,生活中的壓力,包括說“996”是個福報,很多的當下的熱詞,都在片子里呈現出來了,所以說它是一部很有意思的片子。乍一看,它的表現形式并不是很復雜,但你反過頭來想,《此畫怎講》的創作者們能夠把傳世名畫,把很多知名的國寶級的名畫拿出來,作一個類似于像網絡綜藝形式的紀錄片,其實也是有很大的一個策劃勇氣和擔當。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完美的結合。 我不是“95后”啊,但我看它的時候,最打動我的是最后的定格。畫面里幾個人一開始就瞎聊,聊得哪兒都不挨在哪兒,你會覺得這也挺好玩的,爆點也多。然后突然一下它的畫面就定住了——它把拍的鏡頭和古畫定在一起了,讓你有一種穿越的感覺。這么多年都過去了,那幾個侍女早已在唐朝灰飛煙滅,可是她們或許過著和我們一樣熱騰騰的焦慮的,每天都有煩惱的生活,有煙火氣!所以咱先別說上故宮去看這些畫,也看不太懂,先把這些看了,再看那些名作,你的感覺會不一樣。還有兩分鐘節目就結束了,我想問下您馬先生,您是一個資深的紀錄片人,但是恕我說話直,就是馬先生給我的一種感覺是不善言辭,不愛表達的這樣一種狀態,是不是因為做紀錄片職業讓你身上有了這樣的感覺。馬桂生:也不能說不完全歸于這種職業,打小我就不善交際。另外紀錄片帶給我更多的是一種思考。像剛才互動的時候那位先生說的一樣,就是你越發現中國文化的這種浩如煙海,你就越覺得自己的無知。其實有些東西從我個人角度認為,跟人交流不用做太多的鋪墊,我們只要搞清雙方的觀點和訴求,這就清楚了。其實在我最早做片子的時候,我是情不自禁地要把一些信息說得非常周全,然后不自覺地就把觀眾當作一個從零開始的小白,其實這種思路是有問題的,F在的觀眾層次越來越高,沒必要做這么多鋪墊,只要表達你的觀點、主題就可以了。 北京文藝廣播主持人:好,最后請文峰用一兩句話說下對紀錄片的寄望,結束我們今天的節目。北京文藝廣播 主持人米夏(左)北京京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王文峰(右)王文峰:一個國家沒有紀錄片,就像一個家庭沒有相冊,這是智利導演顧滋曼說過的一句話,也是紀錄片業界流傳最廣的一句話。我很高興今天能有機會跟大家交流,接下來也期待我們能夠繼續一起去關注我們國內優秀的紀錄片。


影視制作

節目展示

国产成人免费高清av_熟妇的荡欲bd高清完整版_一品道一卡二卡三卡手机在线_对白脏话肉麻粗话视频